國家文物局局長劉玉珠解讀《關於加強石窟寺保護利用工作的指導意見》

時間:2020年11月10日 來源:新華社 作者:

背景色:

石窟寺是我國文物的重要組成部分,亦是文明長河中的璀璨明珠。

國務院辦公廳日前印發《關於加強石窟寺保護利用工作的指導意見》。圍繞《意見》的亮點、石窟寺保護利用工作面臨的挑戰和任務,國家文物局局長劉玉珠6日接受了專訪。

破解石窟寺保護利用工作的難點和瓶頸

問:《意見》出台的背景是什麼?

答:我國石窟寺分佈廣泛、規模宏大、體系完整,集建築、雕塑、壁畫、書法等藝術於一體。近年來,我國在石窟寺搶救保護、考古研究、展示利用等方面取得了豐碩成果。但也要看到,許多石窟寺位於荒郊山野,保護管理難度大;石窟寺長期面臨水患、巖體失穩及石雕表面風化等病害威脅以及人為破壞,安全風險高;相關從業人員不足、保護關鍵技術攻關難度大、展示利用水平不高等問題非常突出。

針對這些難點和瓶頸,《意見》對新時代石窟寺保護利用工作進行系統謀劃和全面部署。它的出台,既體現了黨和國家對石窟寺保護事業的關注,也是新時代加強石窟寺保護利用工作的現實需求。

3個層面部署石窟寺本體保護工作

問:《意見》在石窟寺本體保護上有哪些部署?

答:我國石窟寺保護工程經歷了70餘年的探索與發展,形成了系統的工作方法理念,有效改善了石窟寺保存狀況。但是,大量石窟寺的塑像和壁畫等保護工作剛剛起步,中小石窟寺大都沒有開展過保護工程,搶救性保護勢在必行。

《意見》從3個層面部署了石窟寺本體保護工作——

首先,要做好全國石窟寺專項調查和規劃編制。通過專項調查全面摸清石窟寺的基本情況、保存狀況、主要風險、保護管理情況等,在此基礎上研究編制石窟寺保護利用專項規劃,統籌謀劃全國石窟寺保護利用的主要思路、重要任務和舉措。目前,國家文物局已經印發相關通知並開展了培訓,專項調查工作正在推進,石窟寺保護利用專項規劃編制工作也已同步啓動。

其次,組織實施石窟寺保護重大工程。一類是中小石窟寺搶救性保護工程,針對一些地區的中小石窟寺開展搶救性保護,消除文物險情;一類是重要石窟寺保護示範工程,要強化預防性保護和研究性修繕理念,保護工程應在研究、科技等方面形成示範帶動效應;還有一類是石窟寺安全防護設施建設工程,各地要加強石窟寺安全防護設施和文物安全監管平台建設,完善人防、物防和技防設施,提升石窟寺安全防範能力和水平。

最後,促進石窟寺日常養護常態化。當前,文物保護總體趨勢已經從搶救性保護轉向搶救性保護與預防性保護並重。我們要注意加強日常養護和監測,定期開展文物健康狀況評估,建立石窟寺健康檔案。

建設穩定的石窟寺學術科研隊伍

問:文化遺產的保護傳承離不開高素質專業人才隊伍,《意見》對此有何考慮?

答:據初步統計,現在全國範圍內石窟寺考古專業人才僅20餘人。從整體看,專業人才嚴重不足、人才結構不合理、教育培養斷層問題已成為制約各項工作的瓶頸。

《意見》聚焦石窟寺考古學科建設和人才培養,明確提出建立完善中國石窟寺考古學研究體系,形成多學科合作研究模式,整合人文社會科學和自然科學研究力量,建設穩定的石窟寺學術科研隊伍。

同時,提出完善人才教育培養體系。我們在研究人員方面推進以研究生教育為主的聯合培養模式;在保護技術人員方面設立文博職業技術基地,形成技術人才的職業培養模式;在管理人員方面採取定期輪訓、在崗培訓等措施穩定基層隊伍。

值得一提的是,《意見》提出“落實文物考古職工野外工作津貼”。石窟寺考古要開展野外工作,很多地方人跡罕至,工作任務重、強度高、條件艱苦。落實文物考古職工野外工作津貼,是對廣大文物考古工作者辛勤付出的肯定和對他們的關心愛護。

堅持發展旅遊以保護為前提

問:目前,有的石窟寺藏在深山無人知,有的動輒“一票難求”。《意見》對石窟寺展示利用、旅遊開發有何要求?

答:近年來,石窟寺展示不足與過度開發現象並存。一方面石窟寺價值內涵發掘不夠,展示內容和手段較為單一;另一方面,一些世界遺產地石窟寺又過度強調旅遊開發,遊客量超負荷,遊覽體驗不佳,甚至影響到文物和遊客安全。

《意見》提出要提升石窟寺綜合展示水平,實施石窟寺展示陳列提質工程。同時,明確了石窟寺利用和旅遊開發的基本要求,堅持發展旅遊以保護為前提,避免過度商業化、娛樂化。

為了更好地發揮石窟寺保護利用的示範效應,我們計劃在石窟寺分佈密集的河西走廊、川渝等地,建設主題鮮明的國家文化遺產線路、國家遺址公園,形成具有藝術感染力、文化魅力和國際影響力的國家文化地標。同時,國家文物局、文化和旅遊部日前也印發相關通知,要求各地石窟寺制定開放管理要求,在2020年年底前核定、公佈遊客承載量和重點洞窟的最大瞬時容量,採取網絡預約等方式調節控制遊客量。

政務APP

政務微信

政務微博